一冰之水

该死的还是会死。(心理有矛盾,解释一下就是码虐文)

【宋晓薛】放过我吧……(1)

复活/不盲、不哑就是虐

------------------------

“晓星……尘,你……可不能忘了我,在这永……永恒的长生……中,你永远……不能忘了我……。”

薛洋被人带出义城以后,他被扔在了一个早已破废很久的小庙里,这里甚至连佛像也没有,墙上只有一幅画,上面的人正是月老。月老笑着手里拿着一根红线,作势要为人牵红线。

薛洋趴在冰冷的地上,满含眼泪的望着那福破旧的画,伸出了自己仅剩的右手却也是伤痕累累,勉强逞着自己最后一口气,说出了自己一直藏在心底的宿愿。

他的手颤抖着,血液滴在地上,刹然间手落下了,泛起了地上厚厚的灰尘,薛洋的头也斜落了下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只落下了一滴眼泪,这一切都结束了,他的鲜血流干了,尸骨也早已化做一丝青烟。

只因无人为他准备一只锁灵囊,灵魂早以烟消云散,无生还之力。

在晓星尘被宋子琛复活的那段日子里,只要一想到义城之事,便会失去理智,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糖……糖……给他买糖”

有些时候,晓星尘出去散步,碰到卖糖的便买上两颗糖果,想着明天分给他们俩一人一个。

直到回到宋子琛给他们安排养伤的住处,才发现原来薛洋早就死了,于是只好把糖果都塞给阿箐吃。

也有时在夜晚想起薛洋,便会大发雷霆,吼叫着跑到村子外的树林中,拔出霜华划出凛冽的剑气砍掉身旁的大树。

每次这种时候阿箐说也不是,叫也不是,只好偷偷的跟在晓星尘身后,一路随着他奔去树林里,等他毫无理智的砍掉几棵树,怒气消掉一些时,就在晓星尘接着想要发疯时跑上去。

一把抱住他拿着剑的右手,又撕心裂肺又泪流满面的对着晓星尘吼道:“道长!道长!你醒醒!薛洋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回不来了!不可能了!!!”

这时的晓星尘才会稍微清醒一点,一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先是愣着,到后来握住霜华的手微微颤抖,剑柄随着手的松动脱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又心碎的声音,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声音格外醒目。

让内心混乱不堪的晓星尘突然清醒过来,两只手轻轻伏上脸庞捂住自己那懊悔不已的表情,发出恐惧而又颤抖着说:“我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原本抱住紧紧晓星尘的手,现在却稳稳的扶住他,听着他语无伦次的话语,怕他一个不小心便摔倒在地,阿箐小心翼翼却又故作平静的说道:“道长……道长,我们回去吧,我们忘掉他好不好?”

晓星尘此刻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一时惊恐不已,不清楚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怎么办才好,只能“……嗯”一声,随着阿箐的脚步走,被慢慢的扶回到屋子里。

此后的几个月晓星尘才慢慢的变的正常,开始除魔奸邪,帮助他所在的这个村子里的村民们,宋子琛曾来过几次,看到他前几个月的行为很是担忧,但是现在看到他现在的神采奕奕,不由的放心了些。便叮嘱阿箐把晓星尘照顾好些,留下了些钱财就走了。

评论(10)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