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冰之水

该死的还是会死。(心理有矛盾,解释一下就是码虐文)

岁月如歌

我一直在想若是我未曾被江叔叔捡去,若是没有替绵绵挡下哪烙铁,若是不和蓝忘机纠缠不清,是不是这一切都会变的不一样?

但是我都做了,或许是天命弄人,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又回到了莲花坞,又和江澄心平气和的坐在同一间屋子里。

仿佛年少时哪些愉快时光倒流,我又回到了曾经的时光,但转眼一瞥逝去的还是失去了,我们都长大了,年少时说过的誓言与海阔天空都随风而去了。

现在这样的岁月才是上天对我们最美好的恩赐,没有比现在更安稳与平静的日子了。

魏无羡披着一件紫色的外衣,坐靠在门前雕花精致的门框上,看着十一月里满天雪白的花,想到过去也曾这样看过雪,不由得自觉有些凄凉,他低下眼眉,眼中尽是忧愁与柔弱,莲花坞再怎样热闹,也抵挡不住,思念与回忆的情。

外衣上栩栩如生的荷花、鱼儿和莲花,随风飘动,仿佛鱼儿戏水惊动了花儿,加上洋洋洒洒的飞雪,衬的他竟有些潇洒与落寞,游侠客一般的风姿。

也叫蓝忘机看呆了,他从未看过这样的魏无羡,他印象中的魏无羡总是嬉皮笑脸的,总是不顾及自己的性命,想做什么就像认定了,一定非做不可,一条筋也扭不回来。

对蓝忘机眼里总是温柔和占有欲,蓝忘机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认真,竟连自己来了也没有注意到,他现在想的一定是幼时在莲花坞嘻笑打闹的时光。

就这样魏无羡感慨的命运曲折,就像兜了一个圈子又兜回来了,蓝忘机站在他身后痴痴的望着。

江澄在厨房和金凌以及蓝曦尘为过年做饺子,江澄在厨房远远的望一眼也觉得天意弄人,他竟然有生之年还能和魏无线再吃上一顿饺子,再同他看上一场雪,回忆少年时的欢笑,不自觉的有些欣慰。

金凌如今也长大成人,魏无羡也同蓝忘机喜结连理了,他也没有什么好忧心的了。

只是以前过年时除了饺子,还有阿姐做的莲藕排骨汤,如今……如今是没有了,于是江宗主打算撸起袖子自己上,煲上一锅莲藕排骨汤给他们尝尝吧。

然,真正在做饭的只有手忙脚乱的金凌和看上去是两个人做饭但是还不如独自一人做饭的蓝曦尘。

餐桌上看到今天除了饺子还有莲藕排骨汤喝的魏无羡很激动,就尝了一口,然后……

魏无羡·卒

魔道·完

哈哈哈写到最后突然沙雕,因为太困了,明天还要上学。

(818)处在崩溃的边缘

本来我是想挂一个人的,然后被道友硬生生咽了回去,粉魔道的日子多么辛苦。

事情是这样的,本来我今天高高兴兴的去快看漫画去看魔道漫画,结果看了一眼评论,就不得了了。

底下全是说江澄不对,澄粉唯毒之类的,本来我是想劝一下的,结果看他们骂的太狠,就和他们对撕起来了。

然后呢,我看到了一个魏无羡的唯毒粉,叫忘羡不可拆逆,头像是个长头发的小女孩,掘着嘴,整体色调偏冷,看到请帮我狠狠的骂他。

几乎每个说澄粉的下评论里有他,一发就是十几条,要不是杀人犯法我早就提着枪去干他了。

我看到了之后很气,我就开始骂他,怼他,后来越看他其他的评论我就越气,直到我想在乐乎挂他了。

我本来想打算同道友们说说,由于我身边没有魔道粉,所以就在QQ上加群,以前我是从来不在QQ上找道友的,但是因为这件事情太严重了,所以我想和他们商量商量。

于是我就一下子加了五、六个魔道群,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严重了,漫画下面乌烟瘴气的,新粉开始害怕粉魔道,老粉开始脱粉,下面骂的不可开交,最多的还是骂江澄和澄粉的,我开始认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

现在澄粉和羡粉互看不对眼,一句话就能干起来的那种,最可恨的还是哪个忘羡不可拆逆,他骂的最凶最难听,直接就挑起了澄羡之间的战争。

以至于我现在看羡粉都怪怪的,不过我心态好,看会羡羡的同人图就补回去了。

最可怕的不是这个,我和别人对怼惯了,这种人见的多了,最令我绝望的是,我刚加了一个魔道群。

就说“我还不想这么早就不粉魔道了,我想挂个人”我想求他们看我一下,然后安慰我一下下QAQ

然后一会有人回复我了“你想不粉魔道了?”因为哪个魔道群人多发的信息快,一下子就被刷上去了。

我觉得我可能是自己语言太直,他可能误会了,我就解释“因为有人骂我,骂的太狠了”

他说“你不会骂回去啊”哇,有我当年的风采,不过我可能比他狠点(夸一下自己^V^)

然后我就打字啊,说哪个人他骂江澄之类的,总觉得我说的不妥,就总改,措不及防被管理移出去了,X﹏X突然心态就崩了,难受的要死,就哭啊,结果掉不下眼泪,就自闭了……

(我和他们的对话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我记性不是很好)

退了所有刚加上的魔道群……

本来我想的是道友和我一起骂这个人,欢声笑语的,结果……现实真是一把杀猪刀,X﹏X本来我师傅给我正心态,心态好多了,但是一想起来还是难受的要死。

我以为QQ群里道友都是和乐乎太太们一样的温柔,善解人意,QAQ,在哪个QQ群里呆了3分钟,感觉小学生居多,不是我难受把气撒在他们身上,但是就聊天来看没错了。

-_-但是还是好难受,哪个道友来安慰我一下

我还粉个屁的魔道,居然被同粉嫌弃了,气的我今天晚上都没吃下饭去,气饱了-_-b

我对道友太失望了,从来没有这么难受和失望过。可能是我在群里说这个话题不行,但是还是很难受。

心里好难受………

但是却是激励我了,我现在没有资本指责他们,所以,我一定要好好写文,我要为魏无羡道歉,写一篇忘羡文,你们要什么类型的?女装,穿越,转生,我都可以哦。

曾慕多秋(上)

沐秋生日1021快乐!

还记得那年秋天……

“沐秋!苏沐秋!醒醒!”苏沐秋被吵醒后,刚睁开眼就看到了一张明晃晃的大脸,苏沐秋面无表情,甚至还想把身上的这个家伙踢下去。

“我说叶修,你一大早发什么疯?”

这时候苏沐橙穿着一身洁白轻飘飘的小裙子,散着一头棕色的长发,拿着一碗面条,轻盈的跑进屋子里来“嘻嘻,哥哥今天是你的生日啦,叶修哥是来给你送祝福的,叶修哥快别闹啦,让哥哥起床吃面吧。”

“生日快乐!”叶修下床时对苏沐秋喊了句,苏沐秋一脸嫌弃的看了看叶修,说“你今天要是连输我十局荣耀,我就接受你的祝福”

“哪算了吧,你还是别幸福了”叶修也回了苏沐秋一个嫌弃的眼神。

苏沐橙正在一边看的津津有味“嘻嘻,好啦好啦,哥哥快吃饭吧,我和叶修哥都吃啦,今天是哥哥的生日我又不用上学,正好我们一起出去逛街啊”

“逛街?”苏沐秋吃着面条看着沐橙,叶修坐在床上对苏沐秋说“好不容易我们俩不用打代练,最近手头也不紧,就陪沐橙出去玩玩吧”“唔……也好”

“叶修哥,叶修哥就走快一点嘛”“知道了,哥这不是游戏天才运动废柴吗,就体谅体谅一下我吧”叶修有气无力的看着前面两个精神饱满的家伙,。

“我出来玩的次数不多不知道玩什么沐橙来带路吧”

“哪我们先去抓抓娃娃吧”沐橙一路小跑到电玩商城招呼这两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抓娃娃?”苏沐秋看着眼前五花八门的游戏器具眨了眨眼睛,一脸蒙。

叶修在一旁神神叨叨起来“所谓抓娃娃就是,让你操控一个挖掘机去挖娃娃”苏沐橙偷偷的溜到叶修身后,轻轻捏了一把他的腰,“嗷!”

《分割线》
因为时间问题我没法把文全部码完,我连改一下的时间都木有了,我过几天把全文码完后在重新改一下。

沐秋生日快乐!!!

薛洋生日

我发这个不是因为什么,就是想各位道友能知道薛洋的生日,下次这个日子为他过生日。
薛洋!我喜欢你!生日快乐!祝你天天开心!每天都有糖吃!能有人爱你!

我要开坑了,各位道友放心看吧,不虐我赔钱。

小蛋糕(甜)

“叶修……我喜欢你”哪人沉着的说
“我也是”笑

于是他们当天就去结婚了

还滚了床单……

你们猜猜这个向叶修表白的人是谁啊?

【宋晓薛】放过我吧……(2)

复活/不盲、不哑

------------------------

曾经在义城的哪段时光之中,宋子琛对薛洋爱恨不得,明明之前恶心又极度讨厌他的,想要把他千刀万剐、让他不得好死,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喜欢上了薛洋。

喜欢看他脸上出现灿烂的笑容,小小白嫩的虎牙,配上一脸天真的表情,宋子琛没有看见过他这样让人心动的薛洋,他承认是自己着迷了。他也喜欢看薛洋睡觉时安静可爱的模样,喜欢看他温柔的唤自己的名字。

在深爱着他的时候,同时也在无比的痛恨着他,看着他顶着挚友的皮囊手持霜华,无情的杀掉每一个进入义城的无辜平民。

宋子琛也曾无数次愤怒的对薛洋吼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都是无辜的!”薛洋每次也只是看着地上冰冷的尸体,眼神如同看蝼蚁一般,用清冷的声音低声回答道:“因为好玩呗……”

薛洋这样做无非是要义城彻底的变成一座无人之城、死尸之城,然而不幸的是他成功了。

每当在薛洋又一次用晓星尘的面容杀掉误闯入义城的无辜人时,宋子琛也只能躲避着走尽力不去正视,努力压住自己心里无尽止的愤怒却而又异常复杂的情感。

宋子琛对于薛洋,都是薛洋让宋子琛做什么事情就去做什么的,宋子琛根本没有办法反抗更不能拒绝,好在薛洋没有得寸进尺,让凌霜傲雪的宋子琛双手沾满鲜血。

也就是在他想办法恢复晓星尘魂魄的时候,旁边给薛洋帮忙罢了,在平常无事盯看着晓星尘的尸体发呆时,在一旁沏茶而已。

那时在义城着一段时间里,也曾有比薛洋滥杀无辜更为让宋子琛烦躁之事。

有次薛洋傍晚回来,满身都是酒臭味,那次难得宋子琛没有恶心与嫌弃,想要帮他洗澡和换洗衣服,薛洋却突然冲上来,扑在宋子琛胸前,紧紧抓住宋子琛的衣襟,宋子琛被突如其来的人惊了一下,现在原地愣了一会。

因为薛洋最近瘦了不少,看起来比宋子琛矮上一截,整个人都扑在了宋子琛怀里,边哭边道:“道长……道长……我好爱你!我好喜欢你!”薛洋一直在宋子琛怀里重复这几句话。

看着薛洋满脸的泪还有饮了酒之后脸上泛出的红晕,让宋子琛心不由的软了一下,就当他想把薛洋圈在怀里亲吻的时候,薛洋却发疯一般的吼道:“晓星尘我喜欢你啊!”

宋子琛听到晓星尘的名字后,猛的把薛洋从自己的胸口推开,狠狠的甩在坚硬的地板上,薛洋的后背猛的摔向地板,一时间薛洋迷迷糊糊的感觉后背像是炸开了一样,痛的难以忍受,但因为他对痛没有太大知觉了,只轻声呜咽了下。

因为抵御不住源源不断的困意往大脑那里传去,也没有精力去看是谁那么不长眼打了他,就爬在冰冷的地板上熟睡了起来。

宋子琛一脸淡漠的直视门外空无一人的大街,却在心里翻云覆海:是啊……他怎么会喜欢我?我当时怎么会心动?我一定是被他鬼迷心窍!才会这样,我迟早有一天会亲手杀了他的!让他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他心心念念的晓星尘!我宋子琛这辈子没有任何可能会喜欢他!

宋子琛努力压下怒火狠狠的瞪了正在熟睡的薛洋一眼,却因为实在不忍心让他就那么爬在地上,只好把他从地板上横抱起来,看着自己怀里因为瘦显的格外缩小有安稳的人,怒气顿时消下去不少。

怕吵醒薛洋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内屋的软床上,便轻手轻脚的出去,随便拽过来一个凳子便坐下了,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冷清的大街,宋子琛的内心却杂乱极了,突然冒出对于他来说骇人的想法: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也挺好的。

但他第一时间否定了,这是不可能的……

当薛洋真正死掉的时候,宋子琛的多次曾幻想过自己的心情会有多喜悦、多兴奋。但是这次他想错也念错了,这是他第一次错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神情恍惚他慌了。

他怕那个不可一世薛洋真的永远也回不来了,当他无意间听到修仙人士谈到薛洋已经魂飞魄散、挫骨扬灰纵使有万千能力也无力生还的时候,他连那一点侥幸的想法也彻底破灭了。

薛洋……真的不回来了……

魏无羡终于发现了可以让晓星尘复活的方法,之后晓星尘终于在一个鸟语花香的清晨睁开了双眼,他所用的眼睛是以前晓星尘曾救过的人,在逝世前割给他的,以至于是如何复活的,用了薛洋的金丹,魏无羡割的时候只道感慨,薛洋死后竟还想着晓星尘,薛洋的金丹不仅不产生排斥现象,竟然还努力的想去融入晓星尘的身体,宋子琛什么忙也帮不上只好在一旁看着,殊不知已经握紧拳头,内心满是极度

把晓星尘和阿箐安置在一个小村子以后,宋子琛便每日忙于建设新的白雪观以及白雪观上下的事务,每天都把自己弄的疲倦不堪,繁忙不已,让自己每天都没有空间去想薛洋的事。

把那份爱慕之情深深的埋入自己的内心,从来没有暴露过,就让那份情感沉入海底,慢慢遗忘吧……

【宋晓薛】放过我吧……(1)

复活/不盲、不哑就是虐

------------------------

“晓星……尘,你……可不能忘了我,在这永……永恒的长生……中,你永远……不能忘了我……。”

薛洋被人带出义城以后,他被扔在了一个早已破废很久的小庙里,这里甚至连佛像也没有,墙上只有一幅画,上面的人正是月老。月老笑着手里拿着一根红线,作势要为人牵红线。

薛洋趴在冰冷的地上,满含眼泪的望着那福破旧的画,伸出了自己仅剩的右手却也是伤痕累累,勉强逞着自己最后一口气,说出了自己一直藏在心底的宿愿。

他的手颤抖着,血液滴在地上,刹然间手落下了,泛起了地上厚厚的灰尘,薛洋的头也斜落了下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只落下了一滴眼泪,这一切都结束了,他的鲜血流干了,尸骨也早已化做一丝青烟。

只因无人为他准备一只锁灵囊,灵魂早以烟消云散,无生还之力。

在晓星尘被宋子琛复活的那段日子里,只要一想到义城之事,便会失去理智,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糖……糖……给他买糖”

有些时候,晓星尘出去散步,碰到卖糖的便买上两颗糖果,想着明天分给他们俩一人一个。

直到回到宋子琛给他们安排养伤的住处,才发现原来薛洋早就死了,于是只好把糖果都塞给阿箐吃。

也有时在夜晚想起薛洋,便会大发雷霆,吼叫着跑到村子外的树林中,拔出霜华划出凛冽的剑气砍掉身旁的大树。

每次这种时候阿箐说也不是,叫也不是,只好偷偷的跟在晓星尘身后,一路随着他奔去树林里,等他毫无理智的砍掉几棵树,怒气消掉一些时,就在晓星尘接着想要发疯时跑上去。

一把抱住他拿着剑的右手,又撕心裂肺又泪流满面的对着晓星尘吼道:“道长!道长!你醒醒!薛洋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回不来了!不可能了!!!”

这时的晓星尘才会稍微清醒一点,一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先是愣着,到后来握住霜华的手微微颤抖,剑柄随着手的松动脱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又心碎的声音,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声音格外醒目。

让内心混乱不堪的晓星尘突然清醒过来,两只手轻轻伏上脸庞捂住自己那懊悔不已的表情,发出恐惧而又颤抖着说:“我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原本抱住紧紧晓星尘的手,现在却稳稳的扶住他,听着他语无伦次的话语,怕他一个不小心便摔倒在地,阿箐小心翼翼却又故作平静的说道:“道长……道长,我们回去吧,我们忘掉他好不好?”

晓星尘此刻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一时惊恐不已,不清楚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怎么办才好,只能“……嗯”一声,随着阿箐的脚步走,被慢慢的扶回到屋子里。

此后的几个月晓星尘才慢慢的变的正常,开始除魔奸邪,帮助他所在的这个村子里的村民们,宋子琛曾来过几次,看到他前几个月的行为很是担忧,但是现在看到他现在的神采奕奕,不由的放心了些。便叮嘱阿箐把晓星尘照顾好些,留下了些钱财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