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冰之水

该死的还是会死。(心理有矛盾,解释一下就是码虐文)

曾慕多秋(上)

沐秋生日1021快乐!

还记得那年秋天……

“沐秋!苏沐秋!醒醒!”苏沐秋被吵醒后,刚睁开眼就看到了一张明晃晃的大脸,苏沐秋面无表情,甚至还想把身上的这个家伙踢下去。

“我说叶修,你一大早发什么疯?”

这时候苏沐橙穿着一身洁白轻飘飘的小裙子,散着一头棕色的长发,拿着一碗面条,轻盈的跑进屋子里来“嘻嘻,哥哥今天是你的生日啦,叶修哥是来给你送祝福的,叶修哥快别闹啦,让哥哥起床吃面吧。”

“生日快乐!”叶修下床时对苏沐秋喊了句,苏沐秋一脸嫌弃的看了看叶修,说“你今天要是连输我十局荣耀,我就接受你的祝福”

“哪算了吧,你还是别幸福了”叶修也回了苏沐秋一个嫌弃的眼神。

苏沐橙正在一边看的津津有味“嘻嘻,好啦好啦,哥哥快吃饭吧,我和叶修哥都吃啦,今天是哥哥的生日我又不用上学,正好我们一起出去逛街啊”

“逛街?”苏沐秋吃着面条看着沐橙,叶修坐在床上对苏沐秋说“好不容易我们俩不用打代练,最近手头也不紧,就陪沐橙出去玩玩吧”“唔……也好”

“叶修哥,叶修哥就走快一点嘛”“知道了,哥这不是游戏天才运动废柴吗,就体谅体谅一下我吧”叶修有气无力的看着前面两个精神饱满的家伙,。

“我出来玩的次数不多不知道玩什么沐橙来带路吧”

“哪我们先去抓抓娃娃吧”沐橙一路小跑到电玩商城招呼这两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抓娃娃?”苏沐秋看着眼前五花八门的游戏器具眨了眨眼睛,一脸蒙。

叶修在一旁神神叨叨起来“所谓抓娃娃就是,让你操控一个挖掘机去挖娃娃”苏沐橙偷偷的溜到叶修身后,轻轻捏了一把他的腰,“嗷!”

《分割线》
因为时间问题我没法把文全部码完,我连改一下的时间都木有了,我过几天把全文码完后在重新改一下。

沐秋生日快乐!!!

薛洋生日

我发这个不是因为什么,就是想各位道友能知道薛洋的生日,下次这个日子为他过生日。
薛洋!我喜欢你!生日快乐!祝你天天开心!每天都有糖吃!能有人爱你!

我要开坑了,各位道友放心看吧,不虐我赔钱。

小蛋糕(甜)

“叶修……我喜欢你”哪人沉着的说
“我也是”笑

于是他们当天就去结婚了

还滚了床单……

你们猜猜这个向叶修表白的人是谁啊?

【宋晓薛】放过我吧……(2)

复活/不盲、不哑

------------------------

曾经在义城的哪段时光之中,宋子琛对薛洋爱恨不得,明明之前恶心又极度讨厌他的,想要把他千刀万剐、让他不得好死,却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喜欢上了薛洋。

喜欢看他脸上出现灿烂的笑容,小小白嫩的虎牙,配上一脸天真的表情,宋子琛没有看见过他这样让人心动的薛洋,他承认是自己着迷了。他也喜欢看薛洋睡觉时安静可爱的模样,喜欢看他温柔的唤自己的名字。

在深爱着他的时候,同时也在无比的痛恨着他,看着他顶着挚友的皮囊手持霜华,无情的杀掉每一个进入义城的无辜平民。

宋子琛也曾无数次愤怒的对薛洋吼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都是无辜的!”薛洋每次也只是看着地上冰冷的尸体,眼神如同看蝼蚁一般,用清冷的声音低声回答道:“因为好玩呗……”

薛洋这样做无非是要义城彻底的变成一座无人之城、死尸之城,然而不幸的是他成功了。

每当在薛洋又一次用晓星尘的面容杀掉误闯入义城的无辜人时,宋子琛也只能躲避着走尽力不去正视,努力压住自己心里无尽止的愤怒却而又异常复杂的情感。

宋子琛对于薛洋,都是薛洋让宋子琛做什么事情就去做什么的,宋子琛根本没有办法反抗更不能拒绝,好在薛洋没有得寸进尺,让凌霜傲雪的宋子琛双手沾满鲜血。

也就是在他想办法恢复晓星尘魂魄的时候,旁边给薛洋帮忙罢了,在平常无事盯看着晓星尘的尸体发呆时,在一旁沏茶而已。

那时在义城着一段时间里,也曾有比薛洋滥杀无辜更为让宋子琛烦躁之事。

有次薛洋傍晚回来,满身都是酒臭味,那次难得宋子琛没有恶心与嫌弃,想要帮他洗澡和换洗衣服,薛洋却突然冲上来,扑在宋子琛胸前,紧紧抓住宋子琛的衣襟,宋子琛被突如其来的人惊了一下,现在原地愣了一会。

因为薛洋最近瘦了不少,看起来比宋子琛矮上一截,整个人都扑在了宋子琛怀里,边哭边道:“道长……道长……我好爱你!我好喜欢你!”薛洋一直在宋子琛怀里重复这几句话。

看着薛洋满脸的泪还有饮了酒之后脸上泛出的红晕,让宋子琛心不由的软了一下,就当他想把薛洋圈在怀里亲吻的时候,薛洋却发疯一般的吼道:“晓星尘我喜欢你啊!”

宋子琛听到晓星尘的名字后,猛的把薛洋从自己的胸口推开,狠狠的甩在坚硬的地板上,薛洋的后背猛的摔向地板,一时间薛洋迷迷糊糊的感觉后背像是炸开了一样,痛的难以忍受,但因为他对痛没有太大知觉了,只轻声呜咽了下。

因为抵御不住源源不断的困意往大脑那里传去,也没有精力去看是谁那么不长眼打了他,就爬在冰冷的地板上熟睡了起来。

宋子琛一脸淡漠的直视门外空无一人的大街,却在心里翻云覆海:是啊……他怎么会喜欢我?我当时怎么会心动?我一定是被他鬼迷心窍!才会这样,我迟早有一天会亲手杀了他的!让他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他心心念念的晓星尘!我宋子琛这辈子没有任何可能会喜欢他!

宋子琛努力压下怒火狠狠的瞪了正在熟睡的薛洋一眼,却因为实在不忍心让他就那么爬在地上,只好把他从地板上横抱起来,看着自己怀里因为瘦显的格外缩小有安稳的人,怒气顿时消下去不少。

怕吵醒薛洋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在内屋的软床上,便轻手轻脚的出去,随便拽过来一个凳子便坐下了,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冷清的大街,宋子琛的内心却杂乱极了,突然冒出对于他来说骇人的想法: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也挺好的。

但他第一时间否定了,这是不可能的……

当薛洋真正死掉的时候,宋子琛的多次曾幻想过自己的心情会有多喜悦、多兴奋。但是这次他想错也念错了,这是他第一次错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神情恍惚他慌了。

他怕那个不可一世薛洋真的永远也回不来了,当他无意间听到修仙人士谈到薛洋已经魂飞魄散、挫骨扬灰纵使有万千能力也无力生还的时候,他连那一点侥幸的想法也彻底破灭了。

薛洋……真的不回来了……

魏无羡终于发现了可以让晓星尘复活的方法,之后晓星尘终于在一个鸟语花香的清晨睁开了双眼,他所用的眼睛是以前晓星尘曾救过的人,在逝世前割给他的,以至于是如何复活的,用了薛洋的金丹,魏无羡割的时候只道感慨,薛洋死后竟还想着晓星尘,薛洋的金丹不仅不产生排斥现象,竟然还努力的想去融入晓星尘的身体,宋子琛什么忙也帮不上只好在一旁看着,殊不知已经握紧拳头,内心满是极度

把晓星尘和阿箐安置在一个小村子以后,宋子琛便每日忙于建设新的白雪观以及白雪观上下的事务,每天都把自己弄的疲倦不堪,繁忙不已,让自己每天都没有空间去想薛洋的事。

把那份爱慕之情深深的埋入自己的内心,从来没有暴露过,就让那份情感沉入海底,慢慢遗忘吧……

【宋晓薛】放过我吧……(1)

复活/不盲、不哑就是虐

------------------------

“晓星……尘,你……可不能忘了我,在这永……永恒的长生……中,你永远……不能忘了我……。”

薛洋被人带出义城以后,他被扔在了一个早已破废很久的小庙里,这里甚至连佛像也没有,墙上只有一幅画,上面的人正是月老。月老笑着手里拿着一根红线,作势要为人牵红线。

薛洋趴在冰冷的地上,满含眼泪的望着那福破旧的画,伸出了自己仅剩的右手却也是伤痕累累,勉强逞着自己最后一口气,说出了自己一直藏在心底的宿愿。

他的手颤抖着,血液滴在地上,刹然间手落下了,泛起了地上厚厚的灰尘,薛洋的头也斜落了下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只落下了一滴眼泪,这一切都结束了,他的鲜血流干了,尸骨也早已化做一丝青烟。

只因无人为他准备一只锁灵囊,灵魂早以烟消云散,无生还之力。

在晓星尘被宋子琛复活的那段日子里,只要一想到义城之事,便会失去理智,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糖……糖……给他买糖”

有些时候,晓星尘出去散步,碰到卖糖的便买上两颗糖果,想着明天分给他们俩一人一个。

直到回到宋子琛给他们安排养伤的住处,才发现原来薛洋早就死了,于是只好把糖果都塞给阿箐吃。

也有时在夜晚想起薛洋,便会大发雷霆,吼叫着跑到村子外的树林中,拔出霜华划出凛冽的剑气砍掉身旁的大树。

每次这种时候阿箐说也不是,叫也不是,只好偷偷的跟在晓星尘身后,一路随着他奔去树林里,等他毫无理智的砍掉几棵树,怒气消掉一些时,就在晓星尘接着想要发疯时跑上去。

一把抱住他拿着剑的右手,又撕心裂肺又泪流满面的对着晓星尘吼道:“道长!道长!你醒醒!薛洋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回不来了!不可能了!!!”

这时的晓星尘才会稍微清醒一点,一丝不动的站在原地,先是愣着,到后来握住霜华的手微微颤抖,剑柄随着手的松动脱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又心碎的声音,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声音格外醒目。

让内心混乱不堪的晓星尘突然清醒过来,两只手轻轻伏上脸庞捂住自己那懊悔不已的表情,发出恐惧而又颤抖着说:“我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原本抱住紧紧晓星尘的手,现在却稳稳的扶住他,听着他语无伦次的话语,怕他一个不小心便摔倒在地,阿箐小心翼翼却又故作平静的说道:“道长……道长,我们回去吧,我们忘掉他好不好?”

晓星尘此刻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一时惊恐不已,不清楚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做怎么办才好,只能“……嗯”一声,随着阿箐的脚步走,被慢慢的扶回到屋子里。

此后的几个月晓星尘才慢慢的变的正常,开始除魔奸邪,帮助他所在的这个村子里的村民们,宋子琛曾来过几次,看到他前几个月的行为很是担忧,但是现在看到他现在的神采奕奕,不由的放心了些。便叮嘱阿箐把晓星尘照顾好些,留下了些钱财就走了。